四川省人民政府     眉山市委市政府   
当前位置: 首页>>党务之窗>>党史(地方志)工作 >>最新动态>>正文
最新动态

中国共产党丹棱县历史(第四章)(第一节)

2017-10-13 09:40
党史办  文章来源:

第四章  从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

194912月丹棱解放后,中共川西区委即派人来丹组建了中国共产党丹棱县委员会。在中共眉山地委的领导下,县委带领全县人民迅速建立了人民政权,在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国民经济的同时,不失时机地开展征粮剿匪、减租退押、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三反”、“五反”等一系列政治斗争,从而彻底摧毁了国民党残余势力,铲除了封建剥削制度根基,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19533月眉山专区撤销,丹棱划归乐山专区后,在中共乐山地委的领导下,县委又带领全县人民认真贯彻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在制定和实施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中,经过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胜利完成了民主革命的遗留任务,从而实现了由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伟大转变,为此后全县开始转入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打下了坚实基础。


第一节  县委的组建和县人民政权的建立巩固

县委和县人民政府的建立

194912月底,由中共中央晋绥分局抽调老区干部组成的南下工作团随军入川抵达成都后,中共川西区委决定派申怀祖、党力生、张海清、车坦、冯寿椿、段玉凯、张治政、雷淑英、许振海、介朋仁、屈克勤、徐增谋、邵金堂、王春容、曲乃俊、宜宪鸿、李多智、刘光昌、姬金燕、苏子明等20名南下干部(另有后勤人员2名)到丹棱接管旧政权,建立人民政府,开辟党的地方工作。同时任命申怀祖为副书记,党力生、张海清为委员,组成中国共产党丹棱地方委员会。

195015日,申怀祖等一行22人奉命来到丹棱,遵照上级指示,赓即组建了隶属中共眉山地委领导的中共丹棱县委。次日,又在县城贴出布告,宣布丹棱县人民政府即日成立,党力生任县人民政府县长。

县委和县人民政府的成立,标志着国民党在丹棱县的统治彻底终结,丹棱人民从此站立起来,开始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力;丹棱也由此步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

接管改造旧政权

为了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革命秩序,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县委、县人民政府成立后,即令丹棱县国民政府及其机关法团造具清册,办理移交,并派干部分别前往司法处、税捐处、财政科、田粮处、文教科、警察局等旧政权要害部门,进行接管改造。

在县人民政府的敦促下,整个接管工作进展顺利。从195018日至31日,丹棱县国民政府及其机关法团,均分别对其人员、武器、公物、档案进行登记造册,按照要求及时呈报县人民政府秘书室,办理了移交手续。在此期间,县人民政府先后共接收旧职人员(含党政职员和教职工)364人,长短枪96支,子弹3403发,档案168卷,公物476件,黄谷2728市石,钢洋8块。以上这些数据表明,解放后人民政府从国民党手中接过来的丹棱,的确是一个又穷又破的烂摊子。

在接管国民党旧政权中,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对旧职人员一律实行包下来的政策,县委、县人民政府对被接收的364名旧职人员,未作资遣和惩办处理,除令他们中的少数党政要员回家听候处置外,其余经过集训原则上都安排回原单位供职。由于丹棱解放伊始,干部匮乏,县委、县人民政府一时无力接管农村基层政权,因而全县91镇在1950年秋成立农民协会之前,仍沿袭乡、保、甲旧制,工作暂由原乡保人员维持。为了确保政令畅通,县委、县人民政府与留用的旧职人员“约法八章”,嘱其遵照党和人民政府的政策法令办事,按时完成县委、县人民政府交办的各项任务。这种利用旧职人员以服务新生政权的举措,既缓解了当时工作繁多而干部缺乏的矛盾,又消除了旧职人员的思想疑虑,对于稳定社会安定人心起了重要作用。

为了改造旧职人员的思想,使之脱胎换骨重新做人,19503月,根据上级指示,县委、县人民政府将原丹棱县国民政府县长余宗陈、县党部书记长吴春藻、警察局局长廖特辅、特委会秘书瞿天佑等7人送往眉山,参加地委、专署组织的集训。其后不久,又在县城相继举办三期旧乡保人员训练班,对先后参训的101名旧乡保人员进行国际国内时事教育、政策法令教育和前途教育。通过教育,这些参训人员在明确形势提高认识后,大多坦白交待了自己的罪恶历史,主动交出私藏的枪支弹药和反动证件,表示要协助人民政府做好工作,争取立功赎罪。


丹棱解放之初,百废待举,百业待兴,摆在县委、县人民政府面前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但最为迫切亟待解决的莫过于粮食问题。因为解放西藏需要地方调拨粮草,城市人口、机关人员和当地驻军需要政府供给口粮。“民以食为天”,没有饭吃,人心浮动不安,工作无法开展,政权难以巩固。

但粮从何来?丹棱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官员勾结不法商贩,大肆盗卖鲸吞国库存粮。县人民政府接管丹棱时,旧政府田粮处移交给人民政府的帐簿上,虽载有黄谷74.5万公斤,但实际是空仓不少,全县库存不足20万公斤。这点存粮,根本无法满足当时的军需民用。因此,从民间征集粮食,便成为县委、县人民政府接管旧政权后所面临的一项刻不容缓的中心工作和首要任务。

19502月,川西北临时军政委员会发出征收1949年度公粮的命令,眉山地委、专署随即向所辖各县下达了1949年度公粮任务,其中分配给丹棱的数额为征收公粮336.6万公斤,附征地方粮67.32万公斤,马草168.3万公斤。

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征粮任务,以供军需民用,县委、县人民政府接令后,于1950年春节前便召集各乡原任乡长进城开会。会上,县长党力生就安定社会秩序、征集粮草等事项作了安排部署。并根据《川西北1949年度公粮合理负担暂行办法》,提出对全县农村各阶层的具体征粮标准,即对地主征其本年度粮食总收入的4050%,富农征2030%,佃富农征20%,中农征15%,贫农征5%,赤贫免征。会后,县委、县人民政府抽调干部、教师、青年学生、农民代表以及驻军指战员组成了征粮工作队。为便于开展工作,县委、县人民政府还将全县91镇划为三个片区,即城厢镇、石桥乡、顺龙乡、中隆乡为一片区,何家乡、杨家乡、仁美乡为一片区,张家乡、高桥乡、仁兴乡为一片区,并指派车坦、段玉凯、冯寿椿分别担任三个片区的负责人,负责组织领导所在片区各乡镇的征粮工作。

1950年春节过后,工作队便分赴各乡开始催收1949年度公粮。这次征粮是在县人民政府成立不久,农村基层人民政权尚未建立的历史条件下进行的。工作队到达农村后,因人力有限,加之对当地情况不熟,主要是通过召开保民大会,向群众宣传征粮的意义和党的“合理负担”政策,组织动员群众积极缴纳公粮。而具体工作,则是依靠旧乡保人员提供当地人口花名册,按照田亩逐户分摊纳粮任务来进行。这些旧乡保人员,由于大多与地主、富农关系密切,或其本身就是征粮的重点对象,因而对征粮工作阳奉阴违,百般抵制。他们在工作中,或故意歪曲党的政策,加重农民负担,迫农交粮;或大肆制造“公粮重”、“官逼民反”的舆论,以煽动不明真相的农民进行反抗。进而又拼凑武装,组织反革命叛乱。19502月,原国民党石桥乡乡长(解放后留用)、惯匪李文豹,外联蒲江匪首王荣珊、卢连山,内结顺龙、高桥、张家、仁兴诸乡旧乡保人员及地主恶霸、敌特分子,在经密谋策划后组建了“川康挺进军”第三路军第一纵队第三总队,下设8个支队42个大队,由李文豹充任总队长,兼辖县境内之匪众。这支反动武装建立后,裹挟民团壮丁数千人,以“保粮、抗粮”为口号,从2月下旬开始,在各地先后发动武装叛乱,藉此打家劫舍,抢夺公粮,并四处安岗设卡,伏击人民解放军和征粮工作队,杀害我政府工作人员和进步群众。

1950223日,顺龙乡叛匪在袁大田梭石坡将前往该乡征粮的县人民政府干部、共产党员张治政绑架。匪首张明湘在劝其投降不成的情况下,指使匪徒对张治政施以鞭抽吊打、香火烙背、篾箍箍头等种种酷刑后将他枪杀于太阳山墙埂子。后为毁灭罪证,又以棕毯裹尸,捆上石磨,沉入老鹰岩下娃娃沱中。同年224日,匪首李文豹纠集王荣珊,在丹蒲路擦耳岩一带设伏,偷袭参加眉山地委会议后返县路过该地的蒲江县人民政府县长王敏,打死护送王敏回县的警卫战士3人,抢走战马6匹,军鞋2麻袋,人民币数捆,以及弹药、盐巴等物资。继之,李文豹又率匪众前往石桥场、青坡、五块石、陈家营,先后偷袭过路的解放军5次,共打死我军战士4人。同年412日,县税务局工作人员王兴诚在杨家乡黄家山(1951年划归眉山县黄家乡)征税中被该地土匪绑架,匪徒剥光他的衣裤,以鞭棍枪托进行轮番抽打,次日晨又残忍地将他活埋。为了切断党和人民群众之间的联系,李文豹还诬称靠拢人民政府的青年知识分子苏仕煜为“汉奸”,进步农民戈树云、黄福兴为“通共分子”,并派人先后抢劫苏家两次,枪杀了戈、黄二人。其后,又扬言要“攻打丹棱县城”,妄图颠覆人民政权,其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

土匪的叛乱,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危害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阻碍了征粮工作的开展。形势表明,叛匪不除,人心惶恐不安,征粮难以进行。

为此,19502月底,县委决定成立以县长党力生任指挥长、县委副书记申怀祖(同年4月奉调离丹,任仲灵接任)任政委的剿匪指挥部,在县委的领导下,统一指挥全县武装力量,配合征粮工作开展剿匪斗争。

19503月,县剿匪指挥部组织县警卫营和驻军前往顺龙乡蜂桶岩,高桥乡三百坎和石桥乡等地,对叛乱土匪进行清剿,初步打击了土匪的嚣张气焰。415日,为了进一步加强对剿匪工作的组织领导,根据上级指示,县委将剿匪指挥部扩充改为剿匪委员会,由县委副书记任仲灵任主任,驻军营长陈银中、县警卫营教导员牛励新任副主任。委员会下设战技指导组、政治宣传组、情报组、治安组和财粮组。420日,眉山军分区派五三九团进驻丹棱,并对名(山)、丹(棱)、蒲(江)、眉(山)、洪(雅)五县交界的总岗山区的剿匪斗争作出全面部署。

按照军分区的部署,在县委的领导下,县剿匪委员会组织全县武装力量,紧密配合解放军五三九团,对叛匪展开全面军事围剿,先后在石桥乡、白岩场和中山寺击溃了李文豹、张明湘、罗植山为首的三股叛匪,给“川康挺进军”以沉重打击。与此同时,根据地委“军政配合,发动群众,剿抚兼施”的方针,县委还在各乡、保普遍建立了治安委员会和治安小组,派遣政工人员前往匪患严重的顺龙山区,宣传党的“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政策,并发动社会各界知名人士,以写劝降信和做匪属思想工作等方式,对叛匪进行政治争取。

在我军政配合剿抚兼施下,叛匪组织开始分化。被迫为匪的群众纷纷脱离匪巢,绝大多数的匪首在党的政策感召下归降人民政府,并坦白交待了自己的罪行。428日,顺龙乡匪首张明湘也持开明士绅彭德辅的劝降信,只身下山来到顺龙场,向我剿匪指挥部投案自首,并当场交出步枪3支、手枪1支,表示愿负所辖各保的缴械投诚之责。到6月底,叛匪组织“川康挺进军”土崩瓦解,反革命叛乱活动基本平息。全县除李文豹等少数顽固不化的匪首潜逃藏匿外,其余近3000匪众或投诚,或被俘,或击毙,已基本肃清。

为了捕尽匪首,根绝匪患,7月,县剿匪委员会在组织农协会建立地方武装开展净化土匪工作的同时,从县警卫营抽调精兵强将组成讨伐队,对潜逃外地的匪首李文豹、袁德兴、罗植山进行追捕。在查明这些匪首的逃匿行踪后,讨伐队经过长途跋涉,分别于917日、30日和101日将逃往雅安宝兴陇东乡、天全王家营、西康靡子沟藏匿的李文豹、罗植山、袁德兴捉拿归案。

至此,全县剿匪斗争胜利结束。在历时半年的剿匪斗争中,我军共毙匪18人,俘匪186人,降匪2681人,缴获轻重机枪16挺,大炮7门,长短枪2871支,炮弹22枚,手榴弹700枚,子弹3470发,电台2部,马3匹,基本达到了“捕尽匪首,收尽匪枪,瓦解匪众,根绝匪患”的目的。

剿匪斗争的胜利,使全县一度混乱的治安局面得以扭转,人心逐步趋于安定,为征粮工作的开展创造了良好条件。到19509月底,在地委派出的征粮工作队的协助下,通过大力宣传动员和“发动群众,自报公议,民主评定,公平摊派,张榜定案”的办法,全县已征收公地粮347.28万公斤,公草70.94万公斤,分别完成上级下达任务的86.7%42.1%。欠数除对地主、富农继续催收外,对贫农和中农则按实际情况予以减免。

是年10月上旬,县委召开扩大会议。会上总结了1949年度公粮征收工作经验,研究部署了1950年度农业税征收和减租退押工作。会后,在试点基础上,各乡征收农业税和减租退押工作全面铺开。至年底,全县农业税收超额完成了上级下达任务的11.5%。减租退押也于次年4月胜利结束,全县共减租253.4万公斤(折合大米,下同),退押40.3万公斤,赔偿判罚247.6万公斤,累计541.3万公斤。减租退押赔罚的胜利果实,均分配给农民特别是贫雇农,用以购买种子、肥料、农具、耕牛等生产资料。

经过剿匪斗争,全县拿枪的敌人已被消灭,但不拿枪的反革命势力仍然存在。据县公安机关调查掌握的情况,解放前丹棱的反动势力,大致可分为彭、吴两派。吴派首领吴春藻,系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兼“特委会”主任,以国大代表(圈选)谢宝珊为后台,掌握着全县各党派社团、警察局和警察中队。彭派首领彭国屏,系老官僚、大恶霸,以国大代表(民选)彭宗佑为后台,长期占据县参议会阵地,控制着乡保政权和县民众自卫总队及常备中队。解放前,这两股反动势力勾结官府,左右政令,大肆搜刮民财,镇压异党活动,无恶不作,血债累累。尽管长期以来,他们为着各自的利益勾心斗角,相互攻讦,矛盾尖锐;但在解放前夕因面临相同的灭亡命运而已“握手言和”,并在其“应变”会上达成了“消除私见”的协议。解放之初,他们指使的土匪叛乱,虽被人民政府平息,但其制定的反革命“应变”计划还在暗中实施,并唆使其爪牙千方百计钻入革命阵营,同党和人民政府进行公开的和隐蔽的、合法的和非法的斗争,妄图搞“维持政权”。

为了彻底消灭这些反革命残余势力,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为正在进行的抗美援朝和即将开展的土地改革扫除障碍,遵照19501010日中共中央发出的《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简称“双十指示”)和上级党委的部署,县委发动和带领广大人民群众,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镇反运动。整个运动从“双十指示”下达后开始到19536月结束,分三期进行。

195010月至195110月为第一期镇反。主要是集中打击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和反动会道门头子中的罪大恶极者。在此期间,从“双十指示”下达后到19513月全县实施大搜捕行动前,在县委的领导下,县公安司法机关通过广泛深入发动群众,在县城和各乡先后召开镇反大会25场,分别处决了以彭国屏、吴春藻为首集匪特、反革命分子于一身的地主阶级头面人物共61人。在处决这批首恶分子的镇反大会上,登台控诉的受害群众达200余人。继之,根据地委指示,县委在各系统进行动员和召开贫雇农代表会发动群众检举揭发的基础上,组织县公安司法机关和农协会武装,在驻军的配合下于195133日实施集中搜捕行动,将钻入机关内部有破坏活动的反革命分子147人逮捕归案。后经查证属实,又陆续抓捕150人。4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报请上级批准后处决98人。至此,全县镇反运动达到高潮,处于众矢之的的反革命分子,慑于人民民主专政的威力,纷纷向人民政府和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在全县镇反运动取得初步胜利后,根据19515月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关于“镇反工作采取谨慎收缩的方针,集中精力,在6月至9月内将积案基本处理清楚”的要求,617日,县委决定,成立由县长党力生任主任的积案清理委员会,同时成立由开明人士和各界代表共8人组成的审查委员会,负责对全县积案进行集中清理。清理积案的具体工作,由县公安和司法机关组织力量进行。按照县委的要求,经过4个月的努力,全县清案工作于10月结束,共清理审查在押案犯388人,并由县人民法庭依法分别作了宣判处理。其中,判处死刑3人,死缓9人,无期徒刑3人,有期徒刑128人。在清案中,县清案委员会认真贯彻《第三次全国公安会议决议》精神,一旦发现有错案便及时予以纠正。对死刑犯,采取严格控制的谨慎态度,只杀有血债或罪行严重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者;对罪应处死而尚未达到最严重程度者,采用“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强迫劳动,以观后效”的新刑种;对罪行较轻或有立功表现者,则从轻判处,并将他们中的大部分放回去交群众监管改造,从而较好地坚持了党的“镇压与宽大相结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赎罪,立大功受奖”的镇反方针政策,防止和避免了可能发生的偏差错误,保证了运动的健康开展。

195110月下旬至19524月为第二期镇反。主要是对第一期镇反不彻底的地区,特别是尚未进行土改地区的反革命分子进行重点打击。因此该期镇反结合全县第三期土改工作进行。在此期间,县公安机关经过摸底排查后,在土改工作队和人民群众的大力协助下,共逮捕各类反革命分子94人。后经法庭宣判处理47人,其中判处死刑23人,死缓7人,管制13人,释放4人。

195212月至19536月为第三期镇反。主要是打击反动会道门,彻底扫清残敌。195210月,第五次全国公安会议召开。会议指出,全国还有20%左右的反革命骨干分子尚未受到应有的打击。会议决定,从195212月至19535月为镇反斗争的第三阶段,重点是打击反动会道门和水上活动的反革命分子,以解决第二阶段的遗留问题,完成第二阶段的遗留任务。102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执行第五次全国公安会议决议的指示》。根据中央《指示》和上级党委的部署,123日,县委决定在全县开展第三期镇反运动,并责成县公安局全力以赴,定期完成摸底调查工作,提出捕杀计划和工作方案,同时在全体党员干警中传达第五次全国公安会议决议,进行思想发动。

按照县委要求,128日至10日,县公安局召开全县公安员会议,对第三期镇反运动作了安排部署。会后,抽调人员组成工作组,前往高桥、仁兴、石桥等乡对反动会道门进行摸底调查。1231日,县公安局向县委提交了以取缔反动会道门为中心,继续清查追捕外逃反革命以彻底扫清残敌的第三期镇反计划报告。该报告经县委同意后,全县第三期镇反运动从19532月正式开始,至4月结束。运动中,县公安局明令取缔了“中庸道”、“归根道”、“瑶池道”三个反动会道门组织及其所设各种化名的神坛。通过大张旗鼓的宣传,剥去了三个反动会道门利用封建迷信欺骗群众的伪装,揭露了他们的反动本质和罪恶,使大量受骗上当的道徒觉醒过来,先后申明退道者达1000多人,交出道书300余册,道具数十件。对50名坛主以上的道首,令其向人民政府自首登记;对38名点传师以上的道首,分别依法作出关、管、杀和令其自首的处理。同时,对逃亡的1名反动党团骨干、1名特务和3名中队长以上的匪首进行了追捕。

第三期镇反结束后,195353日至20日,县公安局对195010月以来先后开展的三期镇反进行复查补课,并在此基础上对镇反工作作出《判定总结》。《判定总结》认为,全县原有五个方面的反革命骨干分子848人,在大张旗鼓的镇反运动中,分别受到关、管、杀、放等各种打击的834人,打击面达98.34%。未打击的14人中,有10人参军或外逃,现已将材料转送其所在单位和地区,其余4人已被控在家。全县镇反已达彻底程度。67日,县委在《判定总结》上签署意见后上报专区。县委意见指出,全县镇反中已打击98%的反革命分子,但在农村中仍发现有反革命活动。今后县委在这方面要进一步加强领导,健全公安基层组织,加强公安侦察干部队伍建设。731日,专区公安处作出批示:同意丹棱县公安局的《判定总结》及县委意见。

至此,全县历时近三年的镇反运动结束。镇反运动的开展,有力打击了反革命残余势力,维护了全县社会治安秩序,进一步巩固了人民政权,为抗美援朝和土地改革运动的开展,创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上一条:积极贯彻落实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精神 下一条:中国共产党丹棱县历史(第三章)(第三节)

关闭